抖音主播自述:活半个月赚50W,却遭索赔8000万!

· 2021/02/10 12:16
两个多月前,贝塔主播斯诺收到律师函。律师函称,如雪违反了三方签署的“口译合作协议”,在抖音的短视频平台上进行了口译或表演,而betta和抖音之间存在竞争关系。

    两个多月前,贝塔主播斯诺收到律师函。


    律师函称,如雪违反了三方签署的“口译合作协议”,在抖音的短视频平台上进行了口译或表演,而betta和抖音之间存在竞争关系。


    

抖音主播自述:活半个月赚50W,却遭索赔8000万!


抖音主播自述:活半个月赚50W,却遭索赔8000万!

因此,我们认定如旭构成重大违约,要求返还全部价款,并一次性支付违约金8000万元。


    突然高企的违约金,如雪。


    太多了。


    这合理吗?如果你真的想付钱,你从哪里能得到这么多钱?2017年2月,还在读大三的鲁雪成为了易东星娱乐的主播,合同期限为3年。


    2018年10月,豆豆、艺东星娱乐、如旭签订协议,协议期限为三年。


    在此期间,如雪通过跳舞、唱歌、弹钢琴和户外活动获得了20多万粉丝。


    2019年12月,如雪停止了Betta的直播,并于2020年5月初开始在抖音进行直播。


    半个月后,她收到了律师的来信。


    律师函中提到的8000万罚款是基于三方协议的条款:此外,律师函还要求如雪立即停止在抖音的直播,关闭直播室并注销账号,继续履行与Betta签订的第三方协议。


    这项协议没有白纸黑字的诡辩。


    从这个角度看,如雪“背叛老业主”的确是过错方。


    但在这背后,也有困难。


    2019年5月,经纪人给鲁雪发了一堆现场剧本和打法,包括打黄边球的言行和粗俗动作,如双腿拿杯水跳5次,额头上写“1元10次”等,让如雪难以接受。


    她想通过自己的才华赢得歌迷们的喜爱,而不是低俗的猎奇表演,所以她有了离开的念头。


    有律师认为,如果直播平台打黄边球,不仅违反了平台健康直播金额的相关规定,也违反了法律规定。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薛某不需要继续履行三方合同,更不用说支付违约金了。


    目前,平台方面表示,违约金一事已得到妥善解决。


    如果不是第一次,那就不是了。


    今年6月,天娱传媒因违反《武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合同》被判刑违约金80余万元。


    在这个游戏中,绝地英雄已经在15岁的时候取得了成功,在游戏中他也获得了很高的人气。


    2017年9月,魏震与百事达全资子公司武汉宇星天下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签署了为期两年的口译合作协议。


    在本协议中,双方同意魏连作为betta的唯一评论员,未经许可不得在第三方平台上进行翻译或表演。


    此后,在斗鱼的支持和自己的努力下,他的人气不断上升。


    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他就获得了超过100万的粉丝,成为“吃鸡哥”。


    然而,仅仅过了三个月,魏振国就在社交平台上单方面宣布跳槽到胡雅进行直播,而贝塔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胡雅。


    2018年2月,贝塔将魏珍告上省高院。


    直到头两个月才作出判决。


    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久的利益。


    当第三方平台承诺以更高的价格签约时,会为你分配更多的流量和资源,并大力倡导你成为顶级主播即时补偿只是暂时的,长远利益才是真的!这是任何人都无法抗拒的诱惑。


    此外,也有一些腰线主播觉得原来的平台发展空间不大,换台可能会有新的机会。


    问题是,腰锚没有头锚的资金,而当面对巨额违约金时,他也失去了信心。


    从某种意义上讲,主播与平台签订合同就像签订“销售合同”。


    要“赎身”,除非背后有坚强的后盾,否则就更难了。


    平台与锚的关系属于劳动合同关系。


    恐怕只有专业的法律教授专业人员可以确定平台和锚之间的关系是否为劳动合同。


    平台与锚经常发生冲突。


    不管是起诉还是被起诉,归根结底都是商业模式不成熟或不合理造成的。


    开拓平台,培育锚,促进市场参与竞争,抢占流量。


    用户忠诚的不是平台,而是主播。


    失去一个锚,将直接导致平台竞争力和市场份额的下降。


    二是签订了独家合作协议,约定未来几年内作品版权归平台所有,主播不得出现在其他平台上,也难以产生独家占有的效果。


    例如,主播a与1平台签订合作协议,然后私下与2平台合作,在平台2上进行现场表演。


    此时,平台1无权使用此协议来限制平台2的行为,虽然你不喜欢,但你不能打败它。


    责备,只能怪主人。


    对于长成大树的主播来说,要利用好平台创造收入。


    而这种高价撬开其他平台行为的主播,则是不劳而获。


    这不仅会损害原有平台的利益,使平台成为劣币驱逐良币的牺牲品,而且会陷入“撬人”、“被人看重”的恶性循环。


    市场形成恶意竞争,抬高锚定价值,导致整个行业无序发展。


    各种直播平台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人们总是吃碗里的菜,想着锅里的菜。


    平台要想留住人,不浪费锚下的巨大努力,只能设置高价违约金。


    无论8000万元的违约金是否合理,在签字并按指纹后即成立合同,合同精神至高无上。目前,许多巨额违约金的案件实际上正在为锚定敲响警钟。在梦想一夜成名之前,他们还应该学习法律知识,仔细阅读合同。你知道,命运赐予的所有礼物的价格都是秘密标明的。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头像
自媒体
0 收藏 +1 0 评论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微博
沉浸阅读 返回顶部
参与评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
最新评论